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三十三章 俏房客(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三章 俏房客(求订阅)

    你的任务失败了……
    宫殿中。
    何悠静静地叙述着句曲仙宗的情况,事情本来也不是很复杂,因此,三言两语,也就说明白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何悠端起茶杯,润了下喉咙——即便在这座宫殿内,他根本不会感应到干渴。
    旋即,他看着对面,用两只短短的爪子,捧着茶杯,仿佛整个龙石化的“仙二代”,心中报以了无限的同情。
    想想吧。
    自己远道而来,身负未知的,但想来应该是很重大的使命与任务,甚至可能因此,而封印了半生记忆。
    从天上掉下来,又被一群一根筋的龙裔抓走做实验,折腾了个半死不活。
    好不容易逃出来,并得到了线索。
    结果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想要寻找的人在几百年前就死光了,只剩下一些流落在外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残余香火。
    而句曲仙宗保留下来的“遗迹”也被一个人类修士给炸成了灰。
    啧啧……何悠都不敢想,倘若是自己遇到这种事,会是个何等卧槽的心情。
    良久。
    这位“仙二代”终于回过神来,两只爪子颤抖着,确认般问道:
    “你的意思是……没得了?”
    “没得了。”何悠点头。
    “那我的任务……还有记忆……”
    “恩,你也知道,我对那些高端技术并不了解。
    因此,也没什么好的建议,恩,不过,如果你的记忆的确是被加密了。
    那……看样子,短时间,你很难找回这部分记忆了。”
    顿了顿,何悠道:“对了,你还能回去么?我指的是……仙界。”
    “仙二代”摇摇头,呆呆的反问:“你们现在,能去仙界么?”
    “去不了。”
    “……”龙魂沉默了下,情绪开始剧烈地波动。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因为是灵魂状态,不设防,所以何悠仍旧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失落。
    恩,只是失落,倒还不至于绝望。
    看上去,这龙心理素质不错。
    正想着,何悠便看到龙魂闭上了眼睛,开始连续进行深呼吸,似乎是在平复心绪,果然,很快的,它的情绪缓和平静了下来。
    默默喝了口茶,它咂咂嘴,眼神忽然坚定,说:
    “看样子我背负的任务又艰巨了些。”
    “你的心理素质比我想象中好。”何悠赞叹道。
    龙魂摇了摇头,说:
    “悲伤与愤怒解决不了问题,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遇到一些艰难险阻,以及意外,也属正常。”
    何悠眨眨眼,问道:“那你接下里准备怎么办?你的任务……”
    “还没有到绝境,”龙魂仿佛真的镇定了下来,端着茶杯,开始冷静分析,“虽然我忘记了仙界的情况,但依照你的说法,仙界在千年前就已经封锁。
    已知的星门入口都无法进入,那我又是怎么回来的呢?”
    何悠心想你问我,我问谁?
    继而,便听龙魂自顾自回答道:
    “这显然是个谜团,不过,我们可以分析,想到完成将我送回来这个目的,肯定没那么简单,否则,这一千年来,应该有很多仙人回归了。”
    “很清晰的逻辑。”何悠赞同道。
    龙魂闻言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赞许,旋即,继续分析道:
    “所以,我这次回来,肯定身负着很重要的使命。
    那么,从仙界出发的时候,不应该没有考虑到任务目标出现意外的情况。
    仙界的研究人员、技术人员不可能那么不专业,肯定设置了一些其他的,帮助我解锁记忆的条件。”
    “比如呢?”何悠问道。
    “不知道。”龙魂说,然后在何悠脸色变化之前,说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
    那就是,记忆的遗失大概率是为了防止随意被探查,防止泄露给一些不可靠的人。
    这是源于我魂体状态的弱小……恩,那么,反过来,也就是说,只要我的实力恢复到一定程度,那就自然不用担心这点,记忆也有可能恢复……
    而只要我找回记忆,就自然可以根据记忆,来完成任务。
    很清晰的逻辑,不是么?”
    说着,它仿佛有些自得地又翘起了尾巴尖……
    “的确如此。”
    何悠叹道,旋即问,“那么,你准备怎么恢复力量?难道说,灵魂状态,也可以修炼?”
    “这的确是个问题,涉及到了我的知识盲区。”龙魂脸不白不红地说,然后道,“不过,我也已经想到了办法。那就是学习。”
    “学习?”
    “是的,”说到这里,它竖起一根指头,指了指周围,说,“我方才观察过了,这个数据库里储存着非常多的技术领域知识。
    我虽然遗忘了很多,但还可以学习,只要耗费一些时间,我总能从这些书籍中找到办法。”
    “你能看懂这些……书?”何悠眼神一动。
    龙魂愣了下,下意识反问:“你看不懂?”
    大殿中。
    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良久,何悠才坦然道:
    “正如你之前所说的,我目前的修为,原本是难以承受这些数据的,恩,这是因为一些意外,所以……”
    “了解,”龙魂明悟,道,“是我疏忽了这点才对,我忘记了,这些书籍并非实体,本质是一些数据,而你似乎还没有凝聚出‘神识’,所以无法阅读。”
    “只有拥有神识才可以阅读么?”
    何悠恍然,终于明白了,那些书册在自己眼中呈现空白状态的原因。
    然后忽然有了个想法。
    “既然你可以读懂,那你可以将这些知识转述给我吗?”他并未掩饰,直接问道。
    “恐怕不行,”龙魂为难的摇摇头,解释道,“虽然我也很想做一些事,来报答阁下的救助之恩。
    但是,怎么说呢,这些数据化的知识是没办法用语言,文字这些传统方式理解的,就算是由我转述,也很难……
    它们本质是一些修士用自身的神识来书写的。
    所以,也只能用神识来阅读……打个比方,就如同我用语言,来给你描绘一段影像。
    你当然可以含糊地知道它讲了什么。
    但你无法体会画面的细节,光影的变幻,视觉的角度,等等等等。”
    “这样么,果然是没办法取巧啊。”何悠叹了口气,也没有太失望,笑了笑,说。
    “唔,也不是说完全无法理解,或许,里面也有一部分知识是可以绕开这种限制的,不过这需要我慢慢来梳理,寻找,整理……”
    龙魂忽然用眼角小心翼翼瞄了何悠的脸色一眼,说。
    何悠闻言,却是露出了一丝饶有意味的笑容,缓缓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留在这里,对我有好处咯?”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啦……”龙魂略显尴尬地挪开目光。
    何悠继续笑道:
    “好吧,那么看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恩,你是想要在一段时间内,留在我这里,阅读这些书籍,借此寻找摆脱困境的方法,对吧?”
    “……是。”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可以为我提供什么?只有这些空头许诺,未免也太说不过去……
    尤其,我之前还救了你,更是将自己提供给你作为容身的‘容器’……还有,那些龙裔对你势在必得的样子。
    我收留你,本身也要冒着极大的危险。
    毕竟,你看,我的修为很低……抗风险能力很差。
    再加上你的存在对我的隐性危害,那么计算起来……”
    “停!”
    这一回,终于轮到了龙魂叫停,它举起了爪子,一副你快打住的模样。
    然后在何悠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渐渐败下阵来,抱头想了想,说:
    “我承认你说的有些道理,可我的潜力很大啊,只要我解锁记忆,那么,我作为一个仙界居民,随便给你漏出点什么,都很有价值的对不对?”
    何悠摇头,作出不满的神情,提醒道:“这也属于空头许诺。”
    龙魂急忙道:“那我也有一肚子基础知识啊……虽然,只是略懂,但肯定比你知道的多对吧?就比如夺舍的要求,这些,都是有价值的对吧?”
    “这倒勉强算是一个,”何悠拉长了声音,然后终于开始决定提点对方一句,“你……就没有点别的什么东西了么?”
    龙魂:“你看我连衣服都没一件,还能有啥。”
    “……”何悠沉默了下,终于叹了口气,然后装作思考的模样,最终,在对方忐忑的目光中勉为其难道,“行吧,那你就先留在这,考察一段时间。”
    “还得考察啊……”
    “你说呢。”何悠白了它一眼,然后又想起来什么般,道,“对了,你在这……不会窥探我的记忆吧?”
    龙魂无奈道:“如果我有那个本事。还用得着问你么?”
    说的也是……何悠清咳了一声,又问道:
    “那你能感知到外界么?我是指,我清醒的时候,看到的,听到的。”
    “不行,”龙魂坦诚摇头,又道,“不过你可以通过太微系统共享视野给我,就是你呼出虚拟面板的话,我就能借助这个系统的功能,和你共享视野了。”
    何悠仔细观察了下,确认对方魂体上没有传递出异常波动,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又问道:
    “对了,还有最后两个小问题,你知道那些龙裔为什么要对你……那样么?”
    “我哪知道,我都气死了好吧,都是被疼醒的,你是不知道那些溶液对皮肤来说杀伤力有多大……”
    说起这个,它就很生气的模样。
    “好吧,那你……听说过仙聆圣君何放这个名字么?”何悠又试探问道。
    “啥放?没听过。”
    行吧……何悠也不是太失望,毕竟何放肯定是仙界封锁之后出生的修士,这个仙二代也没道理知晓。
    大概估计了下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何悠觉得有必要“清醒”过来了,便道:
    “那行,我进来这里好一阵了,这次交谈就先结束吧,至于现在地球上的情况……我明天抽空出去转转,共享视野给你,先让你看看再说怎么样。”
    “好。”龙魂点头,它也需要休养一下。
    “对了,你最好能给自己起个名字,不然以后不好称呼。”何悠在“断开连接”前,提醒道。
    “名字啊,那我就叫薇薇好了。你叫着也顺口。”
    龙魂说着,用爪子在半空中勾勒出这两个篆字。
    恩,篆字和简体字很像,加上何悠最近也恶补了这方面的知识,一眼认出,这比原本的系统名字多加了个草字头。
    他当即笑道:“薇薇?听起来像是个女性的名字啊。”
    “薇薇”重新用文雅的姿态,端起茶杯,看了他一眼,认真道,“我就是女孩子啊。”
    何悠:?!
    ……
    ……
    断开连接。
    重新睁开眼睛。
    何悠从别院二楼的卧室中醒来。
    他眨了眨眼,然后翻身拉开窗帘,挑眉,发现外面天色已然暗了下来。
    看了眼时间,果然,过去了足足四五个小时。
    似乎,在自己意识进入数据库后,感知中的时间相比外界有所不同。
    相比之下,在清醒的情况下唤醒虚拟面板则没有这个问题。
    “薇……”
    何悠尝试着说了一个字,然后又闭上了嘴巴,想了想,没有立即尝试共享视野。
    而是站在窗边,思索了起来。
    自己的脑子里住进了一位龙族小姐……
    这真的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一个身负未知任务,通过未知的方式,以灵魂状态,从仙界返回“母星”,即地球的“仙二代”……被姜氏捡走,莽撞地尝试人工“夺舍”。
    结果因为“排异反应”,将原本就所剩无多的力量又给狠狠削了一把。
    如今虚弱的只能委身于太微系统的数据库中,意图通过读书学习,找到摆脱困境的方法。
    “这……说出去,大概都没人信啊。”
    轻声感慨了下,何悠却是有种捡到宝的感觉,一个仙二代的价值实在难以估量。
    就如同薇薇所说,即便只是她掌握的“基础知识”,对何悠,乃至于如今地球上,这个严重衰退的修仙界而言,也有着巨大的价值。
    倘若合理利用,必然能为自己的修行提供助力。
    当然,其中也有隐患。
    比如姜氏可能会有的,后续的行动,又比如事情传出去后,其他势力的觊觎……
    额,经过了句曲仙宗事件后,想必,江宁府本地的大小势力是不敢打他何供奉的主意的。
    又比如,这条龙住在自己脑子里,本身带来的巨大隐患。
    何悠到现在,都不敢完全确定,对方的话是真是假,只能选择暂时相信。
    然而,仔细想来,他其实也没有别的选择。
    为了避免风险,将薇薇驱逐出去?
    问题是怎么驱逐啊?
    他压根没有头绪啊!
    别看他在交谈中表现的很笃定,一副霸道房东的模样,可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把这个“非法租客”给踢出去……
    就连“租金”都大多数预支的……
    想想也挺无奈的。
    不过好在,看上去,这位龙族小姐教养还算不错。
    恩,想想也是,能被仙界选中派回来的,怎么想也不会是大奸大恶之徒。
    “不过还是要尽快提升实力啊,只要修为足够强,这些风险也就不会是风险。”心中喃喃,何悠收回思绪。
    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了眼,然后发现白枣竟然在一个小时前,就给自己发来了消息,说让自己方便的时候,回电。
    “能有什么事。”何悠好奇地拨通了语音电话,短暂的等待后,道,“我刚睡了一觉,没看到信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蔡蔡开窍了??”
    ……
    ……
    十分钟后。
    得到了消息的何悠出门,离开别院,进入园林。
    在侍女的引领下,穿过假山流水,一路前行,最终来到了某个房间门口。
    然后,就看到白枣正站在门外,一脸惆怅的模样,望着天空。
    “你干嘛呢?蔡蔡怎么样?”何悠好奇问道,“她怎么就开窍了?”
    白枣看了他一眼,然后脸上有些很疲惫的样子,说:
    “应该是当时,灵气爆炸导致的,恩,强烈的环境变化,将她的灵窍强行冲开了。”
    “这样么,”何悠一怔,笑道,“也算好事吧,别管她天赋如何,最起码,开窍步入养气境,身体素质提高,总是好事。”
    “好事?我看未必……”白枣忽然眼神怪异地说。
    然后在何悠疑惑的目光中指了指身后关闭的房门,一副很伤的模样:
    “她在屋里,你去看看吧。”
    何悠心中疑惑,却也没追问,只是推开门。
    便看到房间中空荡荡的,古色古香,一个熟悉的娇小人影正盘膝坐在床上。
    面朝房门,一副得道仙人的做派。
    “蔡蔡?”
    听到何悠的声音,床上正打坐的蔡冬霍然睁开双眼。
    然后怪模怪样的,模仿着影视剧里一些得道高人的模样,缓缓起身,抱拳唱道:
    “福生无量天尊。原来是何道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贫道这厢有礼了。”
    何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