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四十三章 那一跃

第一百四十三章 那一跃

    “你……究竟是什么人?”
    教学楼顶。
    肖雅眼神无比复杂地看向何悠。
    如果说,此前何悠相比其他人的镇定还可以解释为性格沉稳。
    那么,眼下他的表现,未免有些过了。
    再用性格沉稳来解释……太过生硬。
    相比之下,肖雅更愿意相信,自己社团中,这个平常不太起眼,存在感不是很高的学弟并不简单。
    面对肖雅的询问,何悠却没有立即回答,只是又看了眼时间,说:
    “有什么话,我们可以等下再说。”
    “怎么样?恩,如果你们有疑虑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肖雅便开口道:“带路吧。”
    这算是……相信自己了?
    何悠饶有兴趣地看了她一眼,笑笑,见无人反对,便也不再废话,转身迅速朝着大门走去。
    肖雅当即随后跟上。
    方拓等人大眼瞪小眼,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好也快步跟随。
    ……
    ……
    不多时,众人重新回到了一楼。
    出门的时候,何悠还顺便走进了一楼大教室,摸了几根粉笔出来。
    然后带领众人快速穿过了广场,来到了某学院的一座灰色的小楼上。
    依次上楼,由肖雅出手强行打开楼顶的铁门。
    等众人再次气喘吁吁地站定,肖雅深深地看着何悠,说:
    “这就是你选择的安全点?这里有什么特殊?”
    安全点……这个词俨然是相对于下一次切割而言的。
    “这里可算不上绝对安全……”
    然而何悠的回答却令她眼眸一缩:
    “事实上,我希望大家都打起精神来,一旦我的判断出现问题,我们可能需要进行一次比较惊险刺激的极限运动。”
    说完,见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何悠也并不做解释,只是又看了下时间。
    同时,右手早已垂下,暗暗捏起。
    也就在方拓等人忍不住想要追问下“极限运动”的含义的时候。
    下一秒。
    众人只觉脚下大地微微一晃,头顶的黯淡的光圈第二次明亮。
    无声无息,一道裂痕竟然从何悠脚下的位置浮现。
    众人前方的大地、建筑,在那无形的刀刃的切割下,断裂,坍塌……
    “啊!!”
    如此近距离地面对这一切,这些学生下意识发出惊呼。
    本能地向后逃窜,然后瘫倒在地上,而刚好踩在“分界线”上的何悠则似乎是早有准备,身体轻轻一跃,便向后落下。
    眼神带着一丝波动,紧紧盯着那片坠落深渊,然后消失的大地。
    仿佛试图追溯这些物质的轨迹。
    数秒后。
    震动声停止,世界再次安静了下来。
    区别在于,原本只剩下一半的大地,如今又缩小了一些。
    本来在众人眼中,很是宽广的校区,在连续两次切割后,也变得狭小起来。
    “十五分钟。”寂静的气氛中,何悠轻声说道。
    “什……什么?”
    “我是说,距离上次切割……又过去十五分钟。
    恩,第一次切割的准备时间是三十分钟,这次只有了一半,那么,如果按照这个规律推测,下一次切割,可能是在七分半之后。”
    何悠说道。
    七分半!
    听到这个时间,所有人都变了颜色。
    这个时间太短了,如果刨除转移的时间,留给他们思考交流的空余,实在有限。
    这种感觉,就像是考试马上要交卷,然而,纸上的题目却还没有半点思路一样。
    焦虑的情绪当即蔓延开来。
    然而,人群中的肖雅却反而比方才还要放松了些,她踏步上前,用一双明亮的眸子死死盯着何悠,语气急促:
    “你……你找到了规律?!”
    “只是确定了一些事。”何悠淡淡一笑,继而抽出一根粉笔,开始在地上勾勒图形。
    同时,语速飞快道:
    “接着方才的话题思考,我们假定直线的其中一个点是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几何中心,那么,只要确定了另外一个点的坐标,就可以确定切割的轨迹。”
    “那是什么?”肖雅追问。
    何悠微笑道:
    “灵气环境的浓度焦点,恩……用更简单的语言来描述。
    如果说,我们所处的这片空间中不均匀地分布着灵气,那么,这种不均匀必定造成空间内,存在一个位置,它的浓度最高……我称之为浓度焦点……
    恩,至于为什么确定是它……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些古老的法器、灵器类装置,比较常用的一个参数。”
    说到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不禁于心中感慨了下。
    不得不承认,自己脑子里这条龙即便遗忘了太多的记忆,可其本身掌握的“基础知识”在很多情形下,都价值连城。
    比如现在。
    若非是薇薇提及了,在仙器规则编写中,“环境灵气焦点”是个几乎必然会被利用的参数,何悠绝不会想到这点。
    ……
    收敛思绪,何悠看着微微张着嘴巴的学姐,笑了笑,不等对方提问,继续道:
    “只不过,即便通过两个点,计算出了这次切割的轨迹,我们仍旧面临一次选择,就是切开的两块大地,哪一块会坍塌的问题……”
    “毕竟,我此前的猜测,只是猜测。而一旦判断失误,后果实在严重。”
    “所以,我才带你们来到了这个位置,也就是切割线的边缘。
    这样,一旦我的判断失误,我们还可以在塌陷的同时,跳到另外一块安全的土地上。”
    何悠掐断粉笔,拍了拍手,然后看着地面上,那个几何图形以及估测、计算出的中心点,说:
    “好在,我们的运气不错,塌陷的是另外一块。”
    听到这里,楼顶的几个学生才恍然大悟,明白了“极限运动”的含义。
    并后知后觉地,生出恐惧来。
    肖雅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试图调整情绪: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我是指……灵气浓度的知识,这些,我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见何悠不答,肖雅苦笑道:
    “而且,你还能准确找到这里的灵气浓度……焦点,可是,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你说错的一点,”何悠将被粉笔灰染白的手指擦干净,提醒道,“我并不能找到那个焦点。”
    “那怎么……”肖雅毫不掩饰自己的疑惑。
    何悠笑道:“就像是我方才说的那样,我们的运气不错。
    所以,虽然我没办法找到那个点,却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制造出那个点。”
    是的!
    这就是他方才暗中施展的手段!
    通过“仙法”天下潮,强行改变这里的灵气环境,让自己站立的位置,成为浓度焦点!
    这是他与薇薇在探讨中,想出来的方法。
    如果说,几何中心点是确定的,那么,灵气浓度焦点,则是何悠可以扭转的。
    只要施展天下潮,他所站立之地,即是“焦点”。
    ……
    楼顶,夜风轻拂。
    没有人说话,方拓等人已经完全听不懂了,只能老老实实当背景板,而肖雅,则是为何悠话语中透露出的信息而惊愕莫名。
    他……竟然可以改变灵气环境……
    “你……你……”她结巴了起来,一时不知说什么。
    对面。
    何悠倚靠着栏杆,默默运转功法,释放出自己的灵力气息,同样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很抱歉,学姐。不巧……我也是个修仙者。”
    ……
    寂静中。
    肖雅仿佛石化。
    即便方才便已经有了猜测,可当何悠承认,她仍旧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一刻,这个大三女生终于理解了,不久前,方拓他们的情绪。
    ……
    一旁,方拓等人同样神情复杂。
    几个胆子素来很大的家伙,第一次,对自己生活的世界生出强烈的质疑。
    又是一个修仙者!
    第二个!
    而且看样子,似乎是比肖雅还要强大些的修仙者!
    所以,这个世界到底要闹哪样?
    学校里,到底还有多少个?
    自己平常都是在和一群什么怪物做同学?
    压力很大的好嘛?
    ……
    “咳,”最终,还是何悠清咳了一声,打破了沉寂,说道,“好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需要再调整下位置。”
    没有人反对。
    这一刻,何悠俨然已经成了队伍的首领,即便是肖雅,也是既敬且畏地看向他。
    ……
    很快的,众人来到了学校运动场上。
    然后,不出意外地迎来了第三次切割。
    这一次,他们甚至没有人发出惊呼——即便再如何壮观的景象,几分钟就来一次,也视觉疲劳了。
    何悠再次拿出粉笔画了下图形,然后道:
    “不出意外,下次在三分四十五秒后,我们时间很紧了,一边走一边说吧。”
    众人不敢耽搁,立即在清冷的夜色中快步行走起来。
    肖雅则调整好了情绪,并未追问何悠的具体身份,毕竟,这太不合时宜。
    “时间越来越紧了,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离开的办法,只是一味的拖延下去,没有用处……时间总会越来越短的。”
    她语气焦急地说。
    何悠同样神情严肃,闻言反问道:“你有什么想法么?”
    “没有,”肖雅极坦然地回答道,“我脑子在这方便向来不好,帮不上什么忙,不过,如果实在不行,就尽可能拖延吧,我在进入这里之前,叫了人。”
    “什么意思?”何悠这次真的惊讶了。
    肖雅咬了下嘴唇,解释道:
    “我之前说过,我认识一位修为很高的前辈,对方来自修仙世家,我之所以能这么快晋级开脉境,也是得到了那位前辈的帮助……
    近期,那位前辈刚好在府城调查一些事件,我算是帮他的忙。
    本来,我得知学校里的异常后,就猜测,这有可能是一条线索,因此,进来前就给那位前辈发了消息……
    如果他们很重视的话,也许,很快就会抵达。”
    还有这种事?
    何悠愣了下,继而,也回想起来,肖雅在进来前,的确操作过手机。
    只是当时,他也没有多想。
    却不曾想到,她竟然叫了“救兵”。
    修仙家族……何悠脑海中迅速回忆起江宁府各个家族的资料,有些好奇,不知道肖雅口中的“前辈”究竟是谁。
    不过,眼下也不是八卦的时候。
    何悠飞快道:“可我们不能一味指望外援……恩,事实上,我的确已经有了一些思路。”
    “哦?”
    “按照已知的信息,这个空间对于凡人大概率不会造成真实伤害,最多让他们昏迷几天。
    在假定这个判断真实的情况下。
    掉下去的杨晔他们,极有可能已经被这里的规则,从出口送回到了现实世界。”
    何悠解释道。
    “可是,你我作为修仙者,却未必有这么好的待遇。
    一旦坠落下去,大概率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我们能找到,那个将凡人安全送出去的‘出口’,那么,我们应该也可以从那里跑出去。”
    这时候,众人已经抵达了新的目的地。
    轰隆声中,第三次切割降临。
    这时候,饶是何悠已经在有意识地控制,可脚下剩余的土地,仍旧不可避免地越来越狭窄。
    两次切割之间的间隔,也进一步缩短到了一分多钟。
    大地边缘。
    何悠定定站在原地,俯瞰着下方的虚空。
    视野中,一个虚拟面板正静静地漂浮在这里。
    在他的意识深处。
    宫殿中。
    薇薇极为认真地凝视着面板显现的视野,借助何悠的双眼,在观察下方的虚无。
    “你的意思是……安全的出口就在这下面?”肖雅脸色微白地说。
    深渊下方的气息让她感觉到了十足的危险,如果可以,她绝对不愿意靠近。
    何悠转回头,看了她一眼,说:“我们没有选择。”
    肖雅沉默。
    是的。
    他们没有选择。
    接下来,只需要再经过几次切割,迟早,他们脚下的土地会削弱到无法站立的程度。
    “我们该怎么做?”肖雅沉默了几秒,攥紧了拳头,咬牙问道。
    眼神中,已然尽是坚定。
    何悠缓缓吐出一口气,重新带着人在新的位置站定,然后一边看着手环上的时间,一边语速飞快道:
    “想要捕捉到‘出口’,我们必须利用一些手段,所以……我需要一次校准。”
    顿了顿,他看向方拓等人,语气复杂道:
    “用普通人进行一次校准。”
    短暂的沉默。
    众人先是一怔,然后才明白何悠的意思。
    如果说,真的存在为“凡人”准备的“出口”,并且,其坐标位于虚空中的某处,那么,就必须用普通人进行一次测量。
    坦白讲,这有些自私,并且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因为,这一切都基于薇薇的知识以及逻辑推理。
    可是,所有人也都知道,如果什么都不做,大概最多再撑几分钟,他们所有人也都只能一起坠落。
    沉默中,方拓开口道:“需要几个人?怎么做?”
    何悠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说:“两个,需要在下次切割的时候,向不同的方向跳下。”
    “……算我一个。”方拓咽了口吐沫,硬着头皮说。
    “你要知道,我没办法确定,这一定就是安全的。”何悠提醒道。
    方拓苦笑道:
    “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没人来做,结果也只会更糟……况且,按照你的推论,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也大概率是安全的么?”
    何悠轻轻吸了口气,道:“当然。”
    “那就……也算我一个吧。”
    那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叹了口气,也上前一步说。
    见众人看过来,他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催促道:
    “往哪里跳?快点吧,时间不多了。”
    肖雅见状微不可查地吐出一口气,将口袋里,已经摸到了催眠玉符的手松开。
    虽然从逻辑上,即便使用催眠秘术,操纵这些人,也并不是真的在害他们。
    但能不用这种手段,当然最好。
    没时间犹豫,眼看着下一次距离下一次切割只有几十秒,何悠也不废话,当即沉下心,在心中对薇薇道:
    “接下来,该你了。”
    ……
    意识深处,宫殿中。
    半透明状态的龙小姐轻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
    “这次可是你欠我的哦。”
    肖雅等人不知道的是,只是单纯地有人跳下去,是无法追踪到“出口”的坐标的。
    不然的话,这件仙器的规则漏洞未免也太容易被破解。
    只有用特殊的方法来“标记”,才可以捕捉可能存在的轨迹。
    薇薇提出的方法是,利用它的灵魂体。
    即,她将从自身分离出两缕灵魂,附着在方拓与戴眼镜的男生身上。
    然后,等他们坠落,再通过灵魂之间的联系,来捕捉“出口”坐标。
    这并非是没有代价的。
    薇薇本来就因为祖龙的事,虚弱无比,只好躲在何悠体内养伤。
    如今,又要强行分离出神魂。
    这对她而言,也是个不小的损伤:
    “这么一搞,我接下来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
    恩,短则数日,长的话,十天半个月都有可能,这段时间没办法跟你沟通,也不能离开你的身体。”
    龙小姐一脸幽怨地说道。
    何悠见状,心中多少有些歉意,想了想,说:
    “这次算你立功,你住在我这里的房租免一个月。”
    “才一个月?”
    “那你要多久?”
    龙小姐一边尝试撕裂自己的尾巴,一边认真道:“起码一年!”
    何悠不禁失笑,道:“好,那就一年。”
    说着,他便听到薇薇发出一声痛呼。
    然后,她硬生生将自己尾巴扯断,并分成了两股,借助虚拟面板,悄无声息地附着在了方拓两人身上。
    做完这些,整个龙都萎靡不振了起来:
    “快点,我维持不了清醒太久!”
    何悠当即让方拓两人拉开距离。
    与此同时,第四次切割降临!
    随着又一块大地坍塌下去,空气都变得紧张了起来,何悠死死盯着虚空,大声道:
    “跳!”
    然后。
    分别站在陆地各一侧的两人,闭上眼睛,一咬牙,颤抖着狠狠跃出!
    “啊——”队伍里,那个女生捂住了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即便是肖雅,也忍不住侧了侧头。
    只有何悠一动不动,死死盯着那两个渺小的,向下方坠落的身影。
    只是瞬息间,两人便消失不见,仿佛淹没在了漆黑的深渊之下。
    然而,在薇薇的感应中,两人却并未消失,而是被某种力量牵引,改变了运动的轨迹,并与虚空中某一点交叉!
    再然后,两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不见!
    “就是这!”薇薇强撑着虚弱,大声道。
    并通过虚拟面板,为何悠标记了“出口”的空间坐标!
    “所有人!跟我一起!”
    那尚且漂浮着的最后的陆块上,何悠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短暂的犹豫。
    肖雅握住他,然后用另外一只手,拉住了队伍里的女生……就这样,所有人都彼此拉扯住对方,如同一串糖葫芦。
    “准备好了吗?”何悠站在最边缘,深深吸气,问道。
    “准备……好了……”
    “好……那就跟我……”
    轰隆……当第五次切割到来,何悠脚下的土地分崩离析,而在大地塌陷的前一秒。
    何悠整个人已经全力运转功法,将自身的力气提升到最大。
    以辟海中境的修为,强行拉着所有人,纵身一跃!
    “跳!”
    一声断喝中。
    几个人便朝着“出口”的坐标,狠狠跃去!
    ……
    无边的漆黑与深邃中。
    何悠只觉一阵眩晕,便看到眼前亮起了一团光,就仿佛,山洞的出口一般。
    “赌对了!”
    他心中划过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便带着所有人冲出了“出口”……
    ……
    地球。
    江宁大学。
    封闭的公园内部。
    何悠的躯体正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突然,他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慢慢爬了起来。
    睁开眼,仰起头,便看到了无数星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