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科幻小说>我能聆听仙界的声音>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下潮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下潮

    江宁府城。
    作为一省首府,夜幕下,也仍旧是车流密集。
    此刻,通往江宁大学城方向的公路上,一辆漆黑色的车辆正沿着环城公路转下,旋即,朝着江宁大学所在的方向疾驰。
    车辆内部。
    白澈穿着那一身标志性的雪白西装,左手持剑,右手则捏着一张绢布,正缓缓擦拭剑身。
    “还有多远?”抬起头,看了眼窗外灯火明媚的楼宇,他忍不住问道。
    车内不只有他一人,除开司机,还有两个副手,此刻,其中一人看了下手机上的地图坐标,道:“一分钟后就可以抵达。”
    “好。”白澈点点头,然后丢掉绢布,抱着自己的佩剑,眼神锋锐中带着些许的焦躁,“希望还来得及。”
    一名副手忍不住道:“那个肖雅可靠吗?咱们这么贸然赶过来,万一……”
    白澈淡淡道:“不用担心,在如今的江宁府,还没有哪个势力敢算计我们。”
    “是。”
    ……
    ……
    江宁大学。
    “呼。”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掸下衣服上的泥土,何悠深深吐出一口气,环顾四周,确认自己的确已经苏醒,离开了那个古怪的地方。
    “薇薇?”在心中尝试呼唤,却只弹出来了虚拟面板,以及机械的,不带感情的询问。
    看样子,她的确已经因为虚弱而暂时沉睡,不再接管太微系统,这让何悠没来由的,生出几分不适应来。
    摇摇头,身体纵跃,很快便来到了这片区域的中心位置,沿途,他看到了趴在地上,似乎将要苏醒的肖雅。
    没理会她,然后又看到了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方拓等人。
    用不着探鼻息,何悠只是动用自己超凡的听觉,就确定,他们只是昏迷,并未死亡:
    谁家死人还会喘气?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精神受到了冲击,因此,一时半刻,没办法苏醒。
    “没死人就好。”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何悠当即将目光投向了众人前方,眼神为之一凝。
    只见,在月光下,在一个土坑中,赫然放置着什么物件,隐隐反射出光亮。
    “这是……一面镜子?”何悠一怔,小心地靠近,并确认,这东西没有再施展攻击。
    那是一面造型古朴的小镜,很小,只有巴掌大,造型浑圆,镜框是细腻的白玉制成,即便是掩埋了无数年,也仍旧光亮如新。
    “难道,这就是我在之前那片空间中,看到的,那个白色的光圈?”何悠心中一动,谨慎地将这古镜捡起,然后惊讶地发现,那不知是何种材质制造的镜面上,竟浮现着细密的裂纹。
    整只镜子,赫然是碎裂的!
    看上去,应该是很多年前损毁的。
    仔细辨认,可以在白玉镜框上看到两个篆字:
    “瑶镜。”
    何悠默默念出这个词,然后感应了下,隐约察觉,这面瑶镜虽然损毁,但内部似乎有一股极强烈的气息涌动。
    来不及仔细观察,反手将这件破损的仙器收入囊中。
    何悠转身,便看到肖雅已经苏醒,走了过来。
    “何……师兄。”肖雅眼神复杂地打了声招呼,并隐晦地看了何悠身后一眼,却聪明地并未追问,也未上前,只是看向地上躺着的方拓等人,苦笑道,“看样子,他们得睡一阵子了。”
    “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何悠笑笑,然后道,“先不要动他们,我们出去通知学校领导,让他们处理吧。”
    “恩。”肖雅点点头,表示赞同。
    毕竟,麻烦能少些,还是少些好。
    倒是方拓等人……等醒来后,大概也会遗忘掉那段记忆吧……也好。
    心中感叹着,肖雅与何悠结伴从门走出,然而就在这时候,何悠忽然脚步一顿,抬头看向前方黑暗处,表情古怪:“好像……你叫来的援兵到了。”
    肖雅一怔,旋即也感应到了那不加掩饰的气息,她先是露出惊喜的神情,然后想起来那件‘古代装置’大概率已经被何悠取走,顿时笑容转苦,不知道该怎么与那位大家族的“前辈”交代。
    只能对何悠道:“那位前辈修为很高,远超过我,怕是有金丹境界,你……”
    “没关系,我也想认识下你所说的这位前辈,对了,你说他是江宁某家族成员,他姓什么?”何悠这时候完全不急了,好奇问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便听到前方黑暗中远远有一道白色的影子飞快逼近,同时,一道用秘法加持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前方道友留步!”
    听到这声音,何悠与肖雅的表情都变幻了下。
    继而,那数道匆忙赶来的身影已然来到近前,为首的,赫然便是白澈。
    肖雅赶忙上前一步,向何悠解释道:“这位就是那帮助过我的白前辈,乃是江宁白氏族中,年轻一代第一天……呜呜?”
    穿着运动服的女孩刚介绍了一半,就被“白前辈”身后捂住了嘴巴,将后面那半句话憋了回去。
    她只好一脸茫然地,也不敢反抗,只是用呜呜的声音,来表达不解。
    随即,便看到那一向风流倜傥,卓尔不群,自命不凡的“白前辈”表情先是尴尬,然后便转为了一副谦逊的模样,缓缓放开她,干咳着,提醒道:“第二,第二天才而已。”
    第二?不是第一天才么?
    肖雅一头雾水,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然而,紧接着看到的一幕却是令这个四肢发达的姑娘整个人都晕了。
    只见自己的“学弟”一脸笑意地看向白澈,打趣道:“怎么改成第二了?恩,你继续当第一我没意见的啊。”
    白澈满脸的尴尬,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另外两位白家四代修士朝向何悠,齐声拱手行礼道:
    “见过何供奉!”
    ……
    ……
    十五分钟后。
    得到通知的学校领导慌忙出动,将方拓等人拉出来,然后送进了医院,引得整个学校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肖雅作为“热心同学”,配合地跟着校领导配合问话。
    何悠则跟随着白澈等人,返回了他们的车辆,远远避开。
    ……
    车内。
    等何悠将具体的情况,隐去细节后说了一遍,白澈等人也着实吃了一惊。
    “所以……就是这东西把你都坑进去了?”白澈好奇地打量着破损的瑶镜,何悠没有提“仙器”这个词,只说是古代“灵器”。
    白澈自然也不会往那个方向胡思乱想,只是既惊叹又心疼的说,“可惜这镜面都裂开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修复好。”
    何悠对修复这仙器倒是没太大兴趣……不是他不想,而是一来,理智告诉他,以如今地球修仙界的状况,想要修复一件仙器,难度着实太大。
    二来,即便真的能修复好,可谁又能驱动的了它?
    要知道,支撑它运转的力量,可并非驳杂不纯的灵气。
    “倒是你,什么时候成了前辈了?肖雅跟你又是什么关系?”何悠将瑶镜重新收回,并用灵气覆盖其表面——这是薇薇在陈睡前告诉他的封存方法之一。
    “她啊,没什么关系啊。”提起肖雅,白澈表情又变得尴尬了起来,解释道,“恩,她是个散修,此前偶然一次经历遇见了。
    我觉得她值得栽培,就顺便帮了帮她,想着以后可以吸收进来,为家族做事……恩,如果非要说,大概算是我的下线吧。”
    顿了顿,白澈继续道:
    “最近我不是在府城忙吗,处理一下这边的一些状况,事实上,最近府城‘出土’的法器还真不少,末法几百年,多少好东西都流落在尘世。
    随着天地复苏,近期,时常有一些古老的法器被发现不凡……当然,和你遇到这种没法比,说起来……能自动运转的法器……真的古怪。”
    两人交谈着,大概交流了下近况。
    虽然对瑶镜很好奇,但白澈也只是表达了适度的兴趣,相比之下,倒是对于前段时间,何悠与白枣的申城之行更感兴趣,反复问了好几遍。
    等何悠终于将这个死妹控应付过去,看了眼时间,扯扯嘴角,道:“好嘛,这都这么晚了,我寝室都封了。”
    “那我给你订个房间?”白澈问。
    何悠摇摇头,靠着座椅,扭头看向车窗外暗下来的大学城,说:“我自己找个旅馆休息一晚吧。另外……也要处理一些后续。”
    ……
    ……
    告别了白澈,何悠带着瑶镜下车,然后直接去了大学城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这是他在上车前就做好的打算。
    瑶镜虽然暂时安静了下来,但何悠并不敢保证它会安静多久。
    自己总不能不睡觉,无时无刻用灵气封存它。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返回宁城,白氏家族秘境,寻找另外的方法对其进行封印。
    当然……
    在此之前,也要好好研究一番。
    即便说,这件仙器有所破损,并且,何悠如今的修为难以驱使,但是……他总觉得,这东西对自己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不。
    准确来说,应该是其内部蕴藏的那股力量,对所有的修仙者都存在吸引力。
    只要触摸到它的本体,心中自然生出渴望来。
    这点,从白澈的反应就能看出来。
    因此,何悠也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来研究。
    ……
    交押金,拿钥匙。
    很是顺利地开了一个单人房,在十二楼,足够高,也足够安静。
    当关上了门,打开灯光,何悠才终于有心细仔细观察它。
    “的确碎的很彻底啊……”幽幽感叹了一声,抚摸着镜面上的裂痕,他几乎可以想见,在遥远的曾经,它曾经历过的打击。
    历史不可追溯。
    何悠很快收敛了心中情绪,上床打坐,抚摸着这件破损的仙器,静下心来,尝试感应,沟通。
    薇薇已经沉睡,没办法提供给他意见。
    何悠只能自行摸索。
    ……
    随着心神渐渐沉下。
    何悠的感知更加灵敏。
    在他的感觉中,这只碎裂的仙器内部,仿佛有一道气流在飘动。
    仿佛水中游鱼。
    “这是什么?”何悠心中诧异,然后想了想,忽然回忆起不久前,薇薇喊得的那句“有仙气”。
    莫非……
    这一道力量,便是所谓的仙气?
    没有杂质的,极纯粹的灵气?
    念及此,何悠心中一动,忍不住生出个念头:
    “如果本质上是灵气的话……应该也是可以吸收的吧?”
    这个念头一经升起,便压制不住。
    何悠当即静心凝神,于体内运转起功法来。
    “轰隆……轰隆……”
    旋即,他体内的一条条经脉中,灵气如潮水般滚动起来。
    继而,何悠尝试着将自身的灵气灌入这件器物内部……
    下一秒,他手中的瑶镜竟猛地绽放出璀璨光辉,然而,闭目打坐状态的何悠却全然没有发觉。
    他的全部心神都被那股力量吸引了。
    随着接触,那种渴望越发清晰,就仿佛……那股力量对他有无穷的吸引力。
    然而,却无法拉扯过来。
    何悠眉头微皱,尝试开启了“天下潮”。
    试图,用这门仙术将其抽取过来。
    “轰!”
    下一秒,器物内部的那一缕仙气终于被撼动,在天下潮的作用下,猛地脱离瑶镜,钻入了何悠的体内。
    进入了他的丹田位置。
    “咔嚓咔嚓……”
    瑶镜顿时发出一阵吱呀鸣响,表面的裂纹愈发多了几道,那莹莹的光辉也消失不见,彻底黯淡下来,仿佛彻底“关机”了。
    ……
    相比之下。
    何悠体内却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晋入三品后,于丹田位置开辟出的小空间内,那一缕仙气如龙,翻卷震荡。
    然后,整个空间都震颤起来,飞速扩大。
    “天下潮”本就是仙法,只是此前,何悠始终只能用驳杂的灵气驱动,此刻,随着一缕仙气诸如,这门仙法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力量。
    “呼……呼……”
    宾馆的窗帘无风而动。
    江宁大学城周围数千米方圆,天地灵气宛如潮水般,被拉扯着,向何悠所在的房间卷去。
    这是普通人无法观察到的现象。
    然而,落在江宁府城内潜修的无数修仙者眼中,却是无比醒目。
    ……
    江宁大学。
    刚刚从教学楼中走出的肖雅神情晕乎乎的,还在想着何悠与白澈之间的关系。
    然而下一秒。
    她便是豁然扭头,望向远处,感应着那令人无法忽视的灵气变化,眼神间已是一片茫然。
    ……
    江宁师范。
    某座女生宿舍楼内。
    正在认真刷牙,准备睡觉的白枣动作猛然一顿,然后也不顾满嘴的牙膏泡沫,快步跑到阳台边。
    那张清丽的脸庞上,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