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言情小说>豆家媳妇> 675 活见鬼

675 活见鬼

    付昔时帮不上忙,也不能去干涉别人家的事,自个这一摊事还要忙。
    三月三是大公主女儿顾荣巧的周岁,她答应了大公主会去庆祝。
    礼物得精心挑选,她蛮欣赏大公主泼辣,做事提得起放得下。
    因为没有孩子,消沉了几年。生了女儿之后,让她有了精神,兴致勃勃地投入到妇女工作当中,带头捐款建了一个女子学堂,主要针对平民,免费不说还可管一顿饭。
    并且说将来她的女儿也会送到学堂里读书。
    在大公主的响应下好几家都说会把女儿送进去,这就让好多平民动了心,纷纷挑选自家闺女送去读书。
    大公主给婆婆江夫人说道:“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只要肯把女儿送进学堂,有了学识的女娃,会有见识。哪怕十个里头有一个能够独立,不会受家里的摆布,这样也不算白建学堂。”
    她说这话是因为江夫人回来给说,那些平民肯送闺女去上学的目的。
    特别是有些家专挑长得好看的送进去,外人议论那不是去读书,那是去选秀。
    “将来的路,她们自己选择,如果读点书去想当人家的小妾,那也是他们的自由。别说不是一家的人,就是一家人也有心思正的,心思外的。就像我弟媳张家,我现在知道我弟为啥看上他父皇也同意,弟媳就是张家最好的。”
    现在大公主提起前夫的张家,不再是咬牙切齿,就像提平常人家一样。以前的事情已经发生,不可能当没发生,更何况现在的弟媳又是张家人,只有平静对之。
    江夫人说道:“对,手伸出五个手指还不一样长呢,我们为他她好,她要是不往正道走,那也没有办法。我想也不是个个都是这样,就是平民家里出来的也有好的。到时候就跳那心思正的好好培养。”
    说着说着又说给巧姐儿办抓周的事,都请谁,大公主眉开眼笑,提起女儿就是笑。
    “表妹说会来,说七个都带过来,我就稀罕她家老铁,巧姐儿他爹说了,再生个儿子就叫铁蛋。”
    江夫人惊喜道:“有了?”
    大公主害羞一下,道:“还没,太医说了,我没毛病,孩子两岁再有最好,不伤身子。”
    江夫人虽然有点失望,但也点头道:“对,过一年巧姐儿也大了,以后可以带弟弟。”
    顾家的孩子多,都是大的带小的,就是现在是侯府了,也是小的跟在大的后面跑着玩。
    而且没什么女娃呆在后院不出门的规矩,一样四处疯跑。等五六岁知道害羞了,才收敛点。
    婆媳俩说着话,顾驸马抱着闺女进来,刚才顾侯爷说想见见孙女,顾驸马抱女儿去前院了。
    大公主看见女儿伸胳膊,巧姐儿扑进母亲怀里,笑得咯咯。
    巧姐儿长得像父亲,细长眼,眼睛有点往上吊,一笑眼睛弯弯。
    江夫人就是这样的眼睛,所以她最喜这个孙女,不止是因为是长公主生的缘故。
    大公主见女儿戴着一个五彩璎珞,一看就不是凡品,问道:“这是爹给的?”
    顾驸马说道:“不是,家里来了客人,爹吓一跳,好像是以前一起打仗一样兄弟。那人带着闺女来的,礼物是客人给的。”
    说完又问江夫人:“娘,你听没听过有个叫焦麻子的人?”
    江夫人说道:“听你爹说过,那人不是没了吗?是不是认识的找来的?”
    “来的客人就是焦麻子,我爹第一句话就是:活见鬼呀,你不是死了吗?”
    江夫人吃一惊,道:“是呀,你爹提起他就叹气,说他没福,好日子到了人却没了,孩子都没留一个。等等,你说带着闺女?我听你爹说他有个儿子,夭折了,哪来的闺女?成亲没有?”
    顾驸马说道:“不知道,我看他闺女穿得古里古怪,赶紧抱巧姐儿回来,听说他们从西南回来的,那里有些山匪水匪,不是咱汉人。”
    江夫人一拍手道:“坏了!你爹说过,焦麻子和罗将军说过,将来有闺女定要结儿女亲家,要是没成亲,上门要女婿,小将军可是成了亲的。”
    大公主说道:“一二十年不露脸,谁知道他还活着?小将军有二十五了吧,不成亲等着个死人回来退亲?没这个理。”
    江夫人说道:“通情达理的人明白,可你爹说过,焦麻子可不是一般的胡搅蛮缠,都说你爹有点杠,和焦麻子在一起,你爹只会他说啥都点头,杠不过他。”
    顾驸马嗤了一声,道:“小将军也不是好欺负的,人家已经成亲了,难不成再娶一个?曲翰林能愿意?”
    大公主问道:“那个闺女好看吗?”
    顾驸马道:“我哪注意看了,就想着赶紧抱巧姐儿回来。”
    其实他看了,那个女的穿得古怪,皮肤黑,可是长得美,眼睛大大,黑又亮。
    前院,顾侯爷是激动又头疼,焦麻子说,来了就听说罗大勇的儿子成亲了,他一拍桌子,嗓门震天响。
    “龟儿子!说好了他儿子给我当女婿,为何不等我?”
    顾侯爷……
    你都“死了”,又没留后,人家为何要等你?
    “我说兄弟,你也不捎个信,让别人怎么等你?”
    焦麻子一瞪眼:“我是啥人不知道吗?我哪次说话不算数?我给他说我死了吗?背信弃义!兄弟没得做!”
    顾侯爷闭嘴,没法和他说清楚。
    听他把罗将军一顿骂,顾侯爷问道:“兄弟,你去见大勇了吗?”
    焦麻子又一瞪眼:“我干嘛去见他?不是他来见我吗?他得给我负荆请罪!他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顾侯爷也不问给他啥交代,免得哪句话被焦麻子逮住了,再给别人曲解一番,他可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瞅着他闺女还挺文静,坐那不说话。
    焦麻子小时候得过天花,留下了一脸麻子,自己叫啥不知道,只知道姓焦,从小都被人叫做焦麻子。
    跟着皇上打仗的时候,非得让薛秀才给他起个名字,叫焦文雄。
    虽然是西南人,可他长得五大三粗,没有家,跟着要饭的长大的,打仗的时候,罗将军是拿菜刀,他是拿了一把匕首,只要近人跟前一刀捅进去,那是干净利索。
    罗将军憨厚勇猛,焦文雄勇猛狡猾,就是爱胡搅蛮缠。要说能收拾他的除了皇上就剩下罗将军。
    罗将军说不过他,急眼了就不理他,那是真的不理,只有焦麻子给他赔礼道歉,然后兄弟俩和好。
    其他人一般都是心里生气说不理他,但是焦文雄下回见了你像没事人的,又说又笑,谁也拉不下脸,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罗将军不会,他要生气了,那是真不理,一句话都不跟他说,扭头就走,闹过几次之后,焦文雄知道罗将军是个犟头,也就忌讳他点。
    顾侯爷听说他没去找罗将军,首先跑他这儿来,心理嘀咕,你也就是在我跟前耍横,有本事去找罗大勇?
    看罗大勇认不认你这个亲家?
    焦麻子又笑眯眯地对顾侯爷说道:“你几个儿子呀?都成亲了吗?”
    顾侯爷赶紧说道:“没成亲的也都定亲了。”
    他可不想和焦麻子成亲家,将来自己儿子可要被他欺负死。
    焦麻子笑眯眯说道:“就是没定亲,我也不和你当亲家。你瞧我闺女长得多好,你儿子长得要是像你,配得上我闺女吗?”
    顾侯爷那个气呀,你闺女是长得好看,但你也用不着说这话呀。
    再生气也得笑着说:“真没想到你还能生出这么个如花似玉的闺女,不知将来哪个小子有福给你当女婿?”
    说完这话就后悔了,真想打自己的嘴,收不回来了。
    焦麻子哈哈笑道:“你原来就说过罗大勇的儿子有福,能给我当女婿肯定是有福了,这话我得提醒罗大勇。”
    原来是原来,现在是现在呀?
    接下来顾侯爷闭嘴,本来还想问他这些年上哪去了,怎么突然又回来了,还是别问了。
    一点不好奇,一点不会心痒痒,他爱去哪去哪,只要他回来不缠着我当亲家就行。
    看他拿了这么多的贵重礼物,难道去哪当土匪去了?
    这事皇帝肯定知道,当初说他没了的话也是皇上说的,看来皇上和他有什么勾当。
    焦麻子说了会儿话,她闺女一直安静的坐着,顾侯爷心想,难得焦麻子有个文静的闺女。
    等焦麻子带着女儿走后,好奇的江夫人、大公主还有抱着女儿的顾驸马进来了。
    江夫人问道:“那闺女长得可真好看,刚才我本来想进来的,儿子没让我进。侯爷,到底是咋回事?罗将军怎么又冒出来个亲家?”
    顾侯爷摇摇头道:“一言难尽呀!”
    性子急的江夫人说道:“别拽拽文嚼字的,赶紧说。”
    顾侯爷先说了焦麻子个人的事情,然后说道:“他和罗将军最好,其实也就罗将军愿意搭理他,那会罗将军不是说家乡有个儿子吗,然后叫麻子就说他要是有个闺女两人结为亲家。罗将军也同意了。谁知道后来焦麻子生个儿子没了,媳妇也跟着没了。而且后来罗将军那边又说他媳妇儿子也都没了,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等我们都进了应天府,焦麻子说他回老家一趟,说要亲自去找找家里的人,我还说回家娶个媳妇带回来。谁知道后来皇上跟我们说焦麻子回家得病没了,我们几个还哭了一场,给他烧了纸。今天突然带着闺女冒出来,真把我吓一跳。来了后就提和罗将军的婚约,我说这不扯蛋嘛,你走那会媳妇孩子都没有,而且又说你没了,就算还活着,一二十年不联系,谁还等着你呀?可是焦麻子是谁?胡搅蛮缠他第一,我看了罗将军这回要惹上麻烦了。”
    江夫人不以为然道:“这有啥?当年只是口头上这么一说,又是那样情况,小将军已经成亲,总不能赖上罗家吧?”
    顾侯爷还是摇摇头,道:“那是你们不了解焦麻子,还有,罗将军最耿直,虽然不能让儿子停妻另娶,但会觉得欠了焦麻子,以后就得在焦麻子面前气短。”
    顾侯爷说到这不说了,呵呵笑,拍手道:“我知道了,焦麻子想干嘛?他要的就是罗将军气短,以后好随便拿捏罗将军。哈哈!罗将军这会可要粘包了,甩都甩不掉!”
    江夫人听了撇撇嘴,说道:“老了老了老折腾。”
    顾侯爷笑道:“咱不管,咱看热闹就行。”
    又交代儿子:“以后你要是见了姓焦的躲远点,千万别粘上,粘上了就甩不掉。”
    顾驸马说道:“刚才我一见他就觉得是个难缠的人物,赶紧抱着巧姐儿走了。”
    江夫人说道:“幸亏你抱走了,万一他再来订个什么娃娃亲,给他将来的外孙定,咱可找谁说理去?”
    说完看向大公主。
    大公主立马瞪眼道:“他胡搅蛮缠我不管,但想打巧姐儿主意,别说他,谁都不行!”
    江夫人很满意地笑了,说道:“我们家巧姐儿最起码要等到及笄再考虑婚事,我可给你们说好,你们爷俩出门在外,谁要提说亲的话都推到我身上,谁给我答应了,谁去退掉!我不管是谁家,谁的面子都不给。”
    顾侯爷说到道:“你都说了八百遍了,我都刻在心里了。”
    伸手抱孙女,“乖孙女,祖父抱你玩去,以后不理他们。”
    边走边哼着小曲。
    江夫人对大长公主说道:“三月三要不要请个戏班子过来,最近那个五女拜寿唱的好,没人不爱看。”
    大公主说道:“不请,是给巧姐儿抓周呀还是听戏?”
    江夫人道:“对对,别都注意听戏去了,那天可是我们巧姐儿的主场。给叶府尹家下帖子没?如今他大闺女住在娘家,之前也有人给叶家下帖子,都是他大闺女出来应酬。”
    “给了,回复说会来。我还没见过哪,不知道长得像不像她爹?”
    大公主吃吃笑起来。
    江夫人也笑道:“像爹有福,巧姐儿就像她爹,以后也是个有福的。”
    大公主很开心的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