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修真小说>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一章 飞来宗的灭门之祸 【感谢“柠檬糖too”的盟主打赏】

第六十一章 飞来宗的灭门之祸 【感谢“柠檬糖too”的盟主打赏】

    杭州府内。
    一名容颜娇俏的妇人自阁楼上推开窗,用一根竹竿将窗棂架住,让市井的风透进屋内。
    楼下的长街,一名身着锦绣的官人匆匆路过,并未抬头看上一眼。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震天巨响!
    轰隆隆——
    仿似雷云在平地摩擦,炸响在耳边。
    “啊。”那妇人被骇地娇呼一声,心肝儿一颤,柔荑一抖,便失手将那竹竿掉落下去。
    那官人原本也被巨响震住,不提防愣了一愣,就有一根竹竿正砸在头上。
    他“哎呦”一声,捡起那竹竿,怒气冲冲地抬头一看,那妇人恰巧也在垂眸俯首。
    二人蓦然对视一眼。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官人眼中的怒气忽地消散,转为柔和的注视。那妇人的眼眸里,也溢出一抹娇羞。
    只因临去秋波转,惹起春心不自由……
    ……
    造成那巨响的罪魁祸首,就是城外飞来峰顶,飞天门的那一尊至宝元火天炉。
    李楚具现显圣之神,居然具现出了自己的身影,正在诧异。
    就听天炉传来一声碎裂之响。
    一道龟裂爬了上来,随即,丝丝缕缕的白光渗透而出。
    那炽烈的白芒仿佛蕴含着千万钧之力,元火天炉再也承受不住,炉壁崩碎,被压抑的力量汹涌澎湃地释放出来。
    下场,就是爆炸。
    而且是超乎想象的绝顶大爆炸。
    那一霎,曜敛长老忽然想起了那白光是什么。
    “是阳极真火!”他高声叫道。
    那是仙火的一种,凡间极难得见。
    他曾经随曜鼎真人去中州丹鼎阁总堂,参观一场规格极高的丹成大礼、
    当时那位丹鼎阁的半步地仙,就用他三年时间炼化出的一缕仙气,催发了一道阳极真火。
    只有这种仙火,才能炼出仙丹……
    这一刻,熊熊的阳极真火在他眼前炸开。
    曜敛长老人傻了……
    他于修行一道已多年未有寸进,这场面显然不是他能应付的。但他隐约觉得,这可能是飞来宗千余年来,最大的一场危机……
    旁边的曜鼎真人倒是第一时间出手阻止。
    包括无根长老、柳庄、沈二富……这些前辈级的人物齐齐出手,恨不得瞬间将一身修为拉满,想要阻止这场爆炸蔓延。
    可是……
    竟好似螳臂当车……
    层层真气屏障一触即碎,仓促之下根本来不及布置坚固的禁制或法阵,眼看周围的飞来宗弟子都要遭殃!
    这还不止。
    恐怕整座飞来峰都要被夷为平地!
    任谁也想不到,飞来宗竟要遭这一场飞来横祸,一场突如其来的……灭门大劫!
    嗡——
    千钧一发之际,自飞云宫里骤然传出一声惊弦之响。
    彩光一现,仙音奏响。
    一道缥缈的身影当空出现。
    这身影似乎是个中年道人,身着道袍,须发飘飘,一声无羁仙气。
    只见他口中轻叱一声:“住!”
    一抬手,那将要扩散开的白光便生生僵住了一刹!
    竟好似被什么巨大的圈禁住了一般。
    只是他也不足以令这巨大的能量消弭,手印向上一抬,一道光柱轰然被牵引着朝天空射去!
    杭州府的天,近来似乎多灾多难……
    下一个瞬间,光柱在高空炸响。
    轰隆隆好似神罚,喀喇喇仿佛天裂。
    那一日,全杭州府的百姓都看到,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当空升起。
    少顷,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琴音再起。
    “祖师!”
    曜鼎真人的声音第一个响起,紧跟着,身子跪拜下去。
    天空那道缥缈的身影,竟是这四方宗门共同的祖师,飞道人!
    随即,众多受其传承的弟子,纷纷跪拜!
    “不必拜我——”
    高空中身影声音温雅,语调不高,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一名弟子的耳边。
    “我只是飞道人留在此间古琴内的一道分神罢了。”
    周围人闻言,诧异纷纷。
    飞来宗的诸位长老倒是面色如常,他们早知道其中隐秘。
    为什么逢雨便有琴音?
    只是因为古琴中藏着的那一道祖师分神,仍然会奏响瑶琴罢了。
    “留下这道分神,就是为了在飞来宗有灭门之难时,可以出手解救一次。如今我耗尽神意,也该消散了。”
    “尔等……今后好自为之。”
    说着,那缥缈身影越发浅淡,渐渐的,竟消散在了空中。
    “从此以后,江湖再无雨宫琴音……”
    众人无不惋惜。
    可悲、可叹。
    曜鼎真人凝视高空,目送那道分神消失,只觉眼前发黑,气血一阵一阵地上涌。
    这道祖师分神……
    可是飞来宗最后的底牌!
    千余年来,即使再危难的关头,只要还能挺过去,就不曾有人想去动用它。
    这代表宗门的一条命!
    今日……
    居然在他手上,稀里糊涂的没了……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是飞来宗的罪人……
    如果真是外敌入侵、生死存亡,用了也就算了。
    关键这只是……因为一场弟子之间的比试。
    全宗上下吹着风、唱着歌、看着大会,突然就差点灭了门……
    未免有些太……滑稽。
    想到这,他突然一蹙眉:“李楚呢?”
    曜敛长老神情悲戚,指了指空荡荡只剩一个大坑的场间。
    “元火天炉都没影儿了,他一个……哇呀呀!”
    他话没说完,就听一位青衣素净的小道士在旁应声道:“我在。”
    李楚来到曜鼎长老跟前,心情略微有些起伏。
    他也没想到……
    自己的灵力不止能引动元火天炉,而且……效果拔群。
    在天炉碎裂的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不好,接连几次闪现,瞬间退至众人身后。
    再多一会儿,恐怕他就已经要离开飞来峰了。
    多亏此时那飞道人的分神出手,止住了爆炸。
    李楚这才折返回来。
    曜鼎真人讶然地看着他,眨了眨眼,再上下打量一遍,才问道:“你没事?”
    “嗯。”李楚颔首。
    “唉——”曜鼎真人重重叹了口气,苦笑道:“我飞来宗倒是差点出大事。”
    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李楚心中浮起一丝隐忧。
    曜鼎真人找他干嘛?
    该不会是……叫他赔偿吧?
    对于眼下造成的后果,他略有歉疚。对于飞来宗遭受的损失,他深表同情。
    但是……
    倘若曜鼎真人真地开口要他赔偿。
    那他只能不好意思的、坚定的、无情地拒绝。
    赔不了。
    绝对赔不了。
    1603363150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