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搞尻小说网>书库>武侠小说>西游之问道诸天> 第七百四十一章 选择

第七百四十一章 选择

    天塌了补便是了,以通天圣人的道行,也不必哀求他人。
    盘古开天地,这天,不过是一团清气凝聚,所谓女娲炼石补青天,炼的又哪里是石,不过是几种特殊的先天灵气罢了,不然的话,真当一块石头,能孕育出来如孙猴子这样的天地灵根?
    当初之所以诸圣不出手,而是让女娲补青天,便是因为女娲需要这一份功德来延续妖族的气运,到底是位圣人,诸圣拦住她不让她出手,已然是很打她的脸,后续当然会给她几分颜面。
    而如今天崩,有老君和元始拦住天河之水,根本不曾酿成大祸,通天圣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压力。
    反观准提,面色则是难看的很,这天崩之祸,并不只是通天,他的七宝妙树也是使了很大的力气,可以说单凭这一击,他佛门和自身的气运便削减不少。
    想要占便宜,结果不但妖师宫的人马未曾收入麾下,便是连鲲鹏也死了,自身还受了损失,准提当真是欲哭无泪,他何曾干过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吃亏事?
    他心有不甘的扫视了通天圣人以及莫元等人一眼,一言不发,心念动间,已然带着七宝妙树破空而去,相比来时的动静浩大,此刻颇有些灰溜溜的味道。
    通天圣人则是哈哈一笑,亦是化作一抹赤青黑白交杂的剑气消失不见。
    两位圣人存在的离开,不仅让在场的神魔心中一松? 毕竟在这等能轻易操纵他们性命的存在面前? 任谁也是放不开,尤其是莫元? 他几百年前才当着通天教主的面杀了人家坐骑? 虽说那是牛魔王咎由自取,但是老话说得好? 帮亲不帮理,便是养只小猫小狗时间久了都有感情? 更不必提陪在通天教主身边无数岁月的牛魔王了。
    “圣人道行? 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杨戬很是感慨的道。
    当年封神之战,他便曾经亲眼目睹过圣人出手,彼时他修为尚浅,圣人的厉害? 他根本半分都看不分明? 但是今时今日,他已然迈入三重天准圣的境界,可以说是三界之中距离圣人最近的存在,然而面对通天教主那一剑,他只觉得自己渺小如同当年? 还是看不分明一星半点!
    “可惜,我没能手刃鲲鹏这厮? 为姐姐报仇!”一旁的望舒仙子有些惋惜的道。
    通天教主出手太快,连准提都反应不过来? 更不必提他们了,谁也没料到圣人会亲自出手杀掉这厮? 说起来这还是封神之后? 圣人第一次出手杀人? 鲲鹏死在圣人手里,也不算是枉死。
    莫元抬眸朝着鲲鹏陨落的方向看去,却见得鲲鹏那足以遮天蔽日的尸身,却是尽数湮灭在圣人的剑下,浑身血肉,一丝不剩,只有一副长轴画卷和河图洛书还留在原地。
    “山河社稷图,想不到这厮竟然去娲皇宫借来了这件宝物。”
    莫元笑道:“只是可惜这厮没想到圣人会亲自出手杀他,根本没来得及用上!”
    山河社稷图乃是鲲鹏特意借来抵御莫元混沌钟的先天至宝,不过杨戬和望舒的出现,却是让他不敢尝试此宝能否顶住三位三重天准圣一起催动的混沌钟,直接放弃使用此宝,向准提求援,不料最终下场还是一般无二!
    嗡嗡……
    山河社稷图毫无征兆的骤然展开,那画卷之上画有日月星辰,名山大川,栩栩如生,宛如活物,正是一方真实的大千世界!
    一道道神光自那山河社稷图上绽放而来,朝着河图洛书,朝着地上妖师宫的一群大妖老魔身上席卷而去,莫元便是再傻也看的明白,这分明是女娲欲出手救下妖师宫众妖魔。
    他倒也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鲲鹏已死,其余妖魔已然不成气候,整个北境注定是他真武神殿的天下,他已然心满意足,至于那河图洛书,虽说有些可惜,但也仅仅是有点可惜,他属下法力太低,便是有成套的星辰幡和河图洛书,也是无法发挥出周天星斗大阵的威力的,拿到手也是根鸡肋。
    但是很多事情,不是他说了算。
    却见得天际有一缕仙光垂落,那仙光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河图洛书之上,化作一枚样式古朴、花纹繁复的玉清符篆,刚好将山河社稷图的神光隔离在外,将河图洛书封镇!
    随后,一道清朗的声音笑道:“娘娘,这河图洛书可不是你的,你一分力没出,便将这宝贝留下吧!”
    “是师尊?!”“师祖!”
    杨戬和莫元都是神色一变,脱口而出,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恰是元始天尊说话!
    三十三重天上的娲皇宫,女娲娘娘的玉脸上,此刻布满了红霞,显然是被硬生生气的!
    却见她怒视元始天尊,道:“尔等欺人太甚,这河图洛书本就是我妖族灵宝,与尔等有何干系?!”
    “娘娘此言差矣,先天灵宝,乃是天地孕育,有德者居之,如何能说是妖族之物?”
    元始天尊笑吟吟的道:“今日之战,娘娘可是没出半分力,这底下一众上古天庭余孽,还有这河图洛书,娘娘却是只能选一样。”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两者选一样,分明便是拿妖师宫群妖的性命来逼女娲放弃河图洛书,这是妖族最后的元气所在,女娲怎能放弃?
    “很好,很好,元始,我谨记今日之辱!”女娲冷哼一声,不再管那河图洛书,动念之间,山河社稷图已经将妖师宫群妖收走,随后化作一抹流光,消失在北冥,出现在了女娲的掌中。
    “贫道谢过娘娘赐宝。”元始天尊站了起身,假模假式的做了个揖,心念一动,那玉清符篆当即带着河图洛书直奔中天紫薇星宫而去。
    紫薇帝君那里,亦是有一套的星辰幡,这是昔年妖族遗留,得了这河图洛书,从此紫薇星宫毫无疑问的也可以布置周天星斗大阵了!
    实际元始天尊倒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河图洛书虽然好,也没放在他眼里,他之所以这般做,为的是削弱妖族的实力。
    如今佛门道门争斗越发激烈,圣人层次倒也罢了,关键是圣人之下,佛门的实力不容小觑,如果叫妖族偏向佛门,佛门得了这周天星斗大阵,日后道门弟子的日子便难过了。
    至于妖族倒不倒向佛门,这种事口说无凭,只要将河图洛书掌握在自己手中,便是他们偏过去又如何?
    两尊圣人处理完了此事随即各自分开,那女娲圣人如何在宫中发火且不提他,莫元这里,也开始处理此战的首尾了。
    妖师宫群妖被女娲收走,此刻整个北境都没什么足够分量的大妖坐镇,而真武神殿众神正是士气激昂、战心可用之际!
    却见得莫元道:“众将听令!”
    百万天兵,连同一众神将,俱是轰然应诺,声威回荡天地,直达万里之外!
    “如今妖师宫妖魔伏诛,朕令尔等速率本部兵将,奔赴北俱芦洲,北俱芦洲南部,但有妖魔露面,一律格杀勿论!”莫元高声吩咐道。
    “谨遵陛下令旨!”众将躬身奉令,随后战鼓响起,百万天兵再各自主帅的带领下拔营而起,直奔远处的北俱芦洲而去。
    偌大一个北冥,方才还是神魔汇聚,杀气腾腾的场面,不过片刻间,便只剩下莫元、杨戬与望舒仙子三位立于天际,至于那北冥深处占地面积庞大的妖师宫,现在是空无一人。
    莫元伸手一挥,将混沌钟收起,冲着杨戬二人道:“望舒娘娘,杨师侄,此番多谢两位援手,烦请入真武神殿,让我好生招待一番。”
    如是杨戬一人,便不需这般客气了,毕竟大家交情深厚,又同属一门,可是望舒娘娘还有那位镇压血海的镇元子大仙二人在,人家和他又不是同门,虽说二人也是为了报仇,但是莫元总是要摆下酒宴,给点好处以聊表谢意的,不然的话,日后谁还肯帮他这位真武大帝做事?
    杨戬看向望舒,道:“小师叔一片心意,舒儿觉得如何?”
    望舒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必了,谢过帝君好意,不过今日仇人惨死,我此刻实在无心其他,只想回宫好生祭奠一番姐姐,还望帝君谅解。”
    大仇得报,是该祭奠一番,杨戬闻言,虽是有心赴莫元的酒宴,不过也只好拒绝道:“如此,那我也随舒儿回转太阴星,小师叔,你这酒宴还是放在来日吧。”
    莫元点了点头,道:“那我便不留二位了,此次是多谢二位出手相助,稍后自有薄礼送往二位宫中,还望二位不要嫌弃。”
    真武神殿,堂堂一方帝宫,拥有的资源是数不胜数,天材地宝,神兵利器,库房之中堆得是如山如海,杨戬和望舒娘娘这个境界虽然已经用不到了,但是他们还有属下,还有亲友,总是有人能用上的。
    两人也没拒绝,拱手一谢,随即直奔太阴星而去。
    瞧着两人远去的流光,莫元抬眼看向冥界,却见得幽冥血海之上,镇元子和那位冥河老祖犹自在纠缠。
    他笑了一笑,身影一晃,直奔冥界而去。
    血海之中,此刻却是攻守易势,先前是冥河老祖手持先天杀剑,欲要相助鲲鹏,而此刻事情了结,却是镇元子不放过冥河老祖,苦苦与其缠斗。
    也是,冥河老祖一直以来作为鲲鹏的帮凶,眼下鲲鹏既然伏诛,镇元子如何能放过他?
    却见得冥河老祖盘膝坐与血海之上,头顶一朵十二品业火红莲悬浮,洒下道道血光将他护在其中,而在那业火红莲外边,则是两柄杀剑环绕,不时绽放剑光,将镇元子打来的道道攻击给斩灭。
    那一株人参果树和地书镇在了业火红莲之上,根本叫这位冥河老祖难以脱困。
    这木系土系两件绝顶先天灵宝形成的禁制,镇压封印的效果自不必言说,不过也就这样了,镇元子想要奈何冥河老祖亦不可能,谁让这厮与血海伴生,不死不灭呢?
    “镇元子,闹够了没有,速速放老祖出去,老祖我允诺日后不去再寻你麻烦便是!”冥河有些不耐烦的道,元屠阿鼻虽然厉害,但是想要脱困也是极难的,地书绝非等闲!
    “闹够?冥河,你昔日与鲲鹏联手,致使红云陨落,后又上我万寿山,险些让贫道羽化,这些在你眼中就只是闹而已?!”镇元子脸色发黑的道。
    “那你又待如何,杀了老祖我不成?!”
    冥河嘿嘿冷笑道:“莫要忘了,老祖我可是与这血海连为一体,不死不灭的存在!”
    “你……”
    镇元子眉头一挑,怒火上涌,可是却还当真没法子奈何这厮,毁灭血海他不是没那个法力,然而血海一灭,三界皆亡,天道是不会允许他这般做的!
    “既是没法子奈何老祖,便速速让开,老祖的承诺依旧有效,日后再不去你万寿山便是!”冥河老祖说道。
    “冥河老祖,好大的口气,谁说奈何不得你!”莫元的身影倏忽出现在血海之上,声音淡漠的道。
    镇元子瞧着莫元现身,心里一喜,道:“莫小友,你也来了?”
    “大仙有礼。”
    莫元做了一揖,道:“看不惯这厮猖狂,来助大仙一助。”
    “你小子好大的口气,莫要以为杀了鲲鹏,便能如何老祖我,莫元,老祖与你无冤无仇,识相的速速退去,不然的话,休怪老祖我日后搅得你真武神殿不得安宁!”冥河出言威胁道。
    “无冤无仇,阁下却是忘了,刚才你还在助鲲鹏来着,如何敢说无冤无仇?”
    莫元冷笑道:“至于你,朕是奈何不得你,不过,你那阿修罗界内的族人,便都不要了吗?”
    没错,莫元此次来,便是打定主意从阿修罗界内找回便宜来得,冥河难缠,那些阿修罗族人可没有这不死不灭的特性。
    “莫小友好主意!”镇元子击节赞叹道。
    实际他也有这个想法,不过只他一人,困住冥河后,便再无余力去收拾阿修罗族人,毕竟那阿修罗一族的四大魔王四大魔将也很有几分手段……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